蓝鸢梦想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展开

站内通知     

    查看: 189|回复: 0
    收起左侧

    春天的故事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73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6]常住居民II

    910

    主题

    1112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站长大人】 :Rank: 9Rank: 9Rank: 9

    威望1859
    贡献1926
    蓝币5632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Lanyuan 发表于 2018-12-8 01:5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爸爸说过,春天是花开的季候,我和母亲出生的季节,无法挽回的季节。
    百花盛开之际,蓝得看不见的天空,绿得摸不着的大地,春天。统统都是优美得杀鸡取卵的,大概在那日之前我一辈子都不会想到能遇上那样的事,一生的外貌大不了就是平寻经常地上学,平平常常地工作,平平常常地老去。
    或许是天生注定吧,本是五十才知天命的我,竟在20不到就已经知晓了什么是上天的安排,没有人可以改变。当温柔的春都开始妒忌你的生存时,纵然神灵也不能克制这天旋地转的噩耗。
    “花涩,生日快乐!”果然爸爸妈妈照旧如许预备着惊喜,幸福得无法粉饰的笑容,仿佛忘记了时间带给他们的摧残,只记得光阴送给我容颜。不容遗憾的年事——17,春天一样的芳香。
    这是春天里的第一缕暖风吗,即使已牵过她无数次,但每一次也都还是兴高采烈。
    “就道您俩,瞧,都10年了,哪年不是这样给我庆祝生日,一放学返来就这样嚷嚷,真是,一点儿惊喜的感觉也没有。”
    “嗨,只管这么说,你还不是笑得像小孩儿样甜。”爸爸笑着,眼睛又似花瓣,又似月牙,他温文尔雅的脸笑得好不辉煌光耀。
    这会妈妈叫我爸打住了“诶,怎么语言呢,涩涩早就长大了,哪儿还是小孩,你才是个小孩呢,对吧涩涩?”
    “哎哎你俩都对,我庆个生难不成还会斗嘴啊!”我“啊”字说得很用力,想增强高兴的氛围,他们俩一愣,相视一笑,眼睛里充满幸福与甜蜜。
    “好了好了,送礼物的时间到了,”妈妈在身上翻翻找找,末了在荷包里摸出一个蓝色的小袋子“铛铛铛铛!勿忘草种子哦,妈妈专程跑去俄罗斯带的,着花后可漂亮了,咱们如今就种上吧!开花时可漂亮了,你不知道我去俄罗斯的那块花田里时是多美,以后这几朵开了我可真的是叫做欣喜若狂……”
    只惋惜,您再也不会看到了,我们只能在追念里看到勿忘草的深沉淡雅。
    “花盆在我这里!搁种子时可要鉴戒了。”爸爸也不知从哪神不知鬼不觉地弄出个花盆来。
    “涩涩你拿好,妈妈先接点水来。”“诶,好”就在我刚刚接住种子时——地震忽袭而至。
    那天晚上十点三十五分,十级地震突然到临在这座花开四海的小镇,大地的咆哮掀翻了全部平静的美好,刹那间都会陷入无法摆脱的泥潭,越是挣扎越是淹没。
    她眼前最后的画面就是轰然落下的沙石将母亲砸倒在地,随着就是父亲把自己牢牢抱住蒙上眼睛,一切在霎时间举行,霎时间竣事。
    原来就是这样啊。
    原来春天也愤恨不外一家人云云幸幸福福。雪花纷纷,绿草茵茵,赤日炎炎,落叶飘飘,春夏秋冬,好不孤单。
    不知已往多久,当她醒来之时,已是处于废墟之中。
    凄美的月高高挂在天空,酷寒骇人的冷光割在身上,是讽刺呢,还是在欣赏?我讨厌这样无依无靠没有暖和的晚上。我讨厌耳朵嗡嗡作响。我讨厌身段血流不止。我讨厌小狗悲凉的哀叫……
    “爸……妈……在……在哪呀……怎么会啊…...不大概啊。在做梦,肯定是做梦,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在我身上对吧……”
    夜晚暗淡的蓝与深邃的红联合在天涯,此时的美景不如说是泪水和鲜血的凝结。她的脚被水泥钢筋死死地压着,可这算什么呢,总比不过一颗失去掩护的心吧。
    她用一双手在这一堆堆断壁残垣中死命地挖,终于在水泥渣里翻出了那包破碎的勿忘草种子,而捏着它的,是父亲那只血肉暗昧的手。她颤抖着轻轻拿起种子,放进衣服最深的口袋里。
    双腿无论怎样都没有知觉,她只能搏命地挪动上半身,扯破的疼痛感腐蚀着她的满身。其时,她终于明确什么叫做顾不得哭泣了,父亲的脸还露在表面是她唯一的渴望。
    那张俊俏的脸,何时变得如此苍老痛楚。耳畔的风,何时变得如此淡漠放肆。
    她不知疲倦地挖着,醒来时已是白天。
    她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最后的影象就是她恳求接济职员找到她的母亲。
    附近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身旁一个人都没有。大抵的小木床看上去是这么清静,门外不时传来护士匆匆的脚步声。解围了么?父母亲也应该一样吧。
    她悄悄的坐在病床上,没有哭,也没有闹,视线徐徐移到腿上,厚厚的石膏监禁住她的双脚,禁锢了她美好的一生。
    她摸了摸谁人装着种子的荷包,还好,另有家人的东西陪在身边。
    就这样,她安安静静地坐过了几个月。知道了母亲的去世,父亲的瘫痪,勿忘草种子的
    花开花落,城市的恐惊、伤心、孤独到逐步消散后的昏暗的宁静。
    一年过去了,她领着父亲去母亲的坟前看望她。鸟儿在空中低鸣,花儿在路边轻轻摇头,同样又是春季,花香绕人的春季,可不会有那些年一样的无忧无虑了,只有轸念着这温暖春天的我们。
    那天,她静静地去看父亲的日志本,由于她知道,父亲是会把天天发生的事记载下来的,她想知道父亲这一年来所有的悲伤,所有的孤单,她要做到去分担。谁又不是这样呢?
    但是啊,父亲只在母亲生日那天写了一句话:
    “春天是花开的季节,涩涩和你出生的季节,无法挽回的季节。”
                                                       





    上一篇:赌场大全:亲情故事精选:活在哥哥的名字里
    下一篇:塞翁失马的故事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Archiver|手机版| |湘公网安备43130202000049号  

    GMT+8, 2019-6-19 11:43

    技术支持: 蓝鸢梦想

    © 2015-2019 WWW.ACEANOW.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